中国首批为中学生进行辅导的”性教育讲师”得

专家谈性 admin 浏览

小编:和办公室的同事聊起性教育,发现从80后到90后,中国这么多年的性教育似乎没什么改变 就是在卫生课上,老师让我们自己看看,很快就过去了。 在山东上高中的同事小冰说。 上海男同

  和办公室的同事聊起性教育,发现从80后到90后,中国这么多年的性教育似乎没什么改变——

  “就是在卫生课上,老师让我们自己看看,很快就过去了。” 在山东上高中的同事小冰说。

  上海男同事小陆说,他上学时学校有给女生单独上生理健康课,但针对男生的就很少。

  AA从小在浙江读国际学校,她从高中起就有专门的性教育知识科普。在瑞士念的大学也有相关的课程选修,还有讲座必须出席计入学分,甚至每周都会分发避孕套。

  在中国除了大城市少数学校开设了一些实验性课程,大多数中国学校迄今尚未引进正式的性教育课程。这让中国19岁以下青少年中有近22%的人对性知识基本一无所知。

  这一次,中国首批为中学生进行辅导的”性教育讲师”得到了国家政府的认证,被外媒称为是打破中国长达十多年性教育沉默的突破之举。

  它从今年1月开始第一期课程,到5月底,有130多人报名,其中 30 余人已经考取中级证书, 50 余人具备了申请初级证书的资格。

  这个性教育讲师到底是什么来头,得到国家认证的它能改善中国的性教育窘境吗?

  这就得提到一个人,著名的性教育专家方刚。他是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从事性教育研究二十几年。

  “性教育讲师证书”就是他向全国专业人才储备委员会提出申请的,由他和委员会一起设计课程纲要,之后学员必须经过方刚的考核才能获得的证书。

  在他从业20多年的时间里,这些错误的性教育观念不断被家长、甚至是教育工作者提起。

  在方刚看来,“好的性教育应该是培养孩子的自主选择权,教授青少年如何安全而负责任地进行性行为,而非被家长、学校捆住手脚、强加价值观”。

  “性教育讲师”的培训课程包括各种内容,有专为儿童和成年人提供的信息,也有为家庭教育提供的在线视频,还有为青少年提供的夏季和冬季宣讲活动。

  有位年近40的学员说:“感觉接受了一场完整的性教育,性教育远不止生理健康那些事”

  不过“性教育讲师证”和教育部颁发的“教师证”不是一个性质。它是一个行业协会颁发的资格证,是社会性教育,而不是学校性教育。

  同时,证书分为“性教育讲师”和“亲密关系咨询师”两张证书。每个证书都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三个阶段。

  而因为缺乏相关性教育的普及,很多中国青少年处于对性一无所知的危险境地。就艾滋病发病率而言,尽管全中国的发病率很低——低于0.1%,但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办公室主任张银俊依旧表示青少年是中国感染艾滋病数量上升最快的群体,年增长率约为35%,而其中90%以上的青少年艾滋病通过性传播。

  去年三月,有本名为《珍爱生命》的小学生性教育读本引起热议。这本书的出版,被不少网友追捧说,“谈性色变”的中国教育终于进步了。

  可惜的是,这套教材还没来得及推广,就被杭州某小学撤回。原因是某营销号把部分插图解读成黄段子,不少家长纷纷吐槽尺度太大。

  去年6月出版的《高中生科学性教育》的内容中说到,“我母亲说少女的胸是金子,被人一摸就变成银子,再摸就成了铜和铁。“

  这个故事,是说一对情侣在小树林里,男生忍不住把手伸向女友的胸。女生用双臂护卫着自己,这么做,挺理性也挺正常。

  结论却让人掉下巴,”少女守护住了她的金子,也守住了她今后的幸福。拒绝性冲动,坚守贞洁。”

  不少人说这本2016年出版的书,是来自“大清”的教材。书中有大量“献出”、“征服”、“下贱”等强弱暗示意味的措辞。

  从这本书上看,中国性教育的缺陷,已经不仅是青少年缺少性教育环境,而是主导性教育的专家学者们,方向就是不对的。

  他们习惯简单粗暴地告诉青少年,性是丑恶的。男人是容易性冲动的,女人要管好自己,不然你就不值钱了。在性知识健康方面,反而谈论得较少。

  这种传统的性观念,在中国的语境下,还相当常见。事实上,不只是青少年需要性教育,很多成年人从来都没有得到正确的引导。

  北京清华大学的社会学教授景俊就表示:“在清华,学生们参加性教育课程学习有关性安全,安全套使用等的基本知识。但这是我的大多数学生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课程。”

  曾经,英国的未成年少女怀孕率在欧洲名列前茅。但据《金融时报》统计,从2000年开始,英国15-17岁少女的怀孕率从45%直线%左右。

  其中功不可没的是,一个叫 SRE(性和关系教育课)的课程。它正是从2000年开始被公立中学列为必修课。

  从法律上12-13岁学龄往后的开始都必须接受性和两性关系的课程,但可以不参与考试。课程包括繁殖、性别知识以及性健康,不用参加相关的考试。除了性知识当中的生物科学属于必修内容,父母有权利让小孩不接受其他方面的知识。

  SRE一般是由学校接受过PSHE(PSHE是一种包含心理、社会、健康和经济四个方面,旨在让孩子学习解决现实生活问题的知识和技能的未成年成长体系)培训或公民教育(citizenship lessons)的老师教授。一般为科学老师,但更多学校不限制科目,任何老师都可经培训后进行教学。

  授课方式也很直白。第一堂课就是给学生讲解怎么使用安全套以及如何有效避免艾滋病等性疾病传染。

  课程安排是观看相关的录像。录像里,青少年会讲述进入青春期里的身心变化,让学生们了解这是由体内的荷尔蒙导致的必经阶段。甚至还有关于早恋的沟通。

  除了学校的老师之外,学校也会聘请校外专家进行讲解。有一位在英国工作的华人分享了15岁儿子的高中性教育经历——

  “课是男女分开上的,学校请校外专业人士给他们上了堂课,强调了两点:第一,不要相信任何人;第二,怎么使用避孕套。”

  除了传递性知识的准确信息,性观念的塑造也非常重要。“好的性教育,会把尊重放在每段关系的核心地位”。

  具体内容从文件上看包括了性别认同、性向、青春期、月经、避孕、堕胎。里面对这些内容所需要涵盖的知识点都有所提及也强调如果老师本身的宗教信仰只赞同男女结合,也必须说明法律是允许同性结合的。

  在网上搜索关于性教育讲师的考试报名,找不到具体的考试报名入口。关于考前学习报名咨询、甚至是团购的信息倒是很多。

  在好奇心日报的报道中,方刚也表示获取证书都需由他进行考核。如果不参加他的培训课程而直接参加考试,从理论上讲是可以的,实际上不太可能。因为很多考核都是在他的课程过程中进行的。

  证书分为“性教育讲师”和“亲密关系咨询师”两张证书。每个证书都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三个阶段。培训针对人群为中小学德育工作者、班主任、心理教师、心理学及性学研究者。

  要获得性教育讲师这样一个职业技能证,学员不仅被要求上课,还需要进行笔试、讲座实践、教案设计等。而要获得高级证书,学员还需要分别给幼儿园、小学、中学、家长、其他老师授课实践,读性教育相关书籍,完成规定时数的儿童性教育相关咨询并地递交咨询记录。

  “性教育最好由学校来做,会更加系统、全面” ,但目前中国的政策法规还没有完善,学校为主体做性教育仍有局限性。

  所以方刚更多通过举办性教育夏令营,给家长自主选择权,让性教育的落地更为实际。

  第一批学员获得证书后,也都采取了差不多的方法进行性教育课程的传授。其中一位就在课程后,经常组织“公益沙龙”,一个人收取 100 多元的茶水费,让家长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听。

  有些学校的老师则会在暑假组织性教育夏令营。有人则买了他的教材,用于学校的教学之中。

  方刚的课程并非中国教育工作者接受性教育专业指导的唯一选择。北京师范大学2017年就出版过性健康教育读本,带来赞扬也引发争议。但与在公立学校发放课本不同,上述这类培训课程并没引起争议。6月中旬有超过70名潜在性教育讲师完成第一批综合培训,即将返回各自家乡传播学到的性知识。

  不过始终性教育讲师并不是一个专业的职业,而是一种培训技能。一场校内被压缩的1小时性教育沙龙,起到的效果可能并不大。

当前网址:http://dojoizakaya.com/zhuanjiatanxing/1406.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