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你此刻身处异国他乡还是皇土天朝

性爱教育 admin 浏览

小编:是一种,很玄的东西。一插一吸,令人着迷。无论你此刻身处异国他乡还是皇土天朝,只要你不是 Final期间压力大,大家都容易上火,讨论点轻松愉悦老少皆宜的话题,放松一下紧绷的

  是一种,很玄的东西。一插一吸,令人着迷。无论你此刻身处异国他乡还是皇土天朝,只要你不是

  Final期间压力大,大家都容易上火,讨论点轻松愉悦老少皆宜的话题,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老司机,开车咯!

  举个栗子,我有一朋友,人在大美利坚,每天疯狂刷小软件,目前已直逼千人斩。丫亚非拉美,来者不拒,一个月约了二十多个姑娘,前几天刚被吐槽君曝出来。

  不瞒你说,我身边这种“鞠躬尽瘁”的小伙伴不算少数,小伙子每天都在以浪费蛋白质为己任,祸害小姐姐们为毕生追求;小姑娘们每日都坐地能吸土,日理万机不要太忙哦。而他们多数都是通过各式小软件刷出来的一夜温存,各取所需没什么不好。

  人在国外家庭和传统价值的束缚相对较少,加上孤枕难眠,约炮几率大幅增加也情有可原。再说有对象的,你说身处大农村,每天除了好好学习不就看看大自然了么——俩人除了互相玩能干嘛啊。总而言之我觉得留学生啪的比国人多很正常。

  作为一个非常传统的保守男性,我想说,正方在放屁。我本人有tinder、摩擦、探探、上车、陌陌、SayHi、Grinder、悄悄话、遇见等诸多爱啪啪,但只有极少数能在米国使用。

  更夸张的是,我曾在DC刷出来过人在大上海的妹子,本人隔海遥望着国内的一众主播妹妹们只能无语凝噎,泣不成声。你说留学生性福生活妙不可言?我觉得你丫根本没出过国!

  论文写了没,due赶了没,GPA能看吗,Group meeting三哥的发言你听懂了吗!

  好不容易周末哄趴,你会撩妹吗,你比本地人更会玩吗,你就算送得起YSL颜色选的对吗?拼脸拼不过,拼爹拼不过,姑娘最后都叫我哥,搬家才找我。那个说留学生生活的你出来,保证不打死你。对不起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我在Jack’D上看见过我的邻居、同学、室友、教授,当然,还遇到了我的前男友。别吃惊,在一个相对接受度较高的环境中,你会对身边小众性取向者的数目感到惊奇。

  在这里无需压抑天性,投来友善眼神的就是家人,彩虹旗下是我们最好的庇护。在这片土地生活的故人,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今天我们手牵手站在阳光下的自由,换来了我们也听得到的教堂礼钟。

  记得一次和前任去看棒球比赛,球场在国旗旁飘扬着同样大小的彩虹旗帜,我们后两排坐着一对亲昵的女士,前面是一位衣着夸张的Drag Queen,每次得分时她都会尖叫并摇晃她胸前Drag Queen大赛的获奖绶带。

  我和前任分开是因为性格不合,不必考虑离开后是否还有可能开展新恋情,不用担忧他是否会借此败坏我的声名或造成某种舆论压力。无论何种取向,我们在此永远不会被取向束缚,被取向遏制个人价值的实现。这也是为什么留学生群体中有更多小众性取向者的原因,因为这里我们可以在阳光下堂堂正正的自由呼吸。

  你一定听过佛罗里达的club惨案,但你或许不知道国内(特别是北上广)类似的“小~地~方”有多少。无论你是找猪找熊还是小甜心,你会被舞池里满满的荷尔蒙吓到。

  不少走出国门的朋友,都以为自己将过上《同志亦凡人》里杰克苏般的恋爱传奇——但他们大多都因为语言和文化背景很难融入当地的圈子反而更难自由生长。

  其实国内环境不仅能满足你一切生理心理需求,你还会惊奇的发现,身边的同类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多的多——不是每个男生都会翘兰花指穿粉红色喜欢独角兽小马,我们的同道中人同样会健身会搭配会希望自己阳刚健康,也不是每个姐们儿都要剃圆寸穿长裤一脸人挡杀人的煞气。

  窃以为,身处国内,你觉得身边同龄的性少数者少,只是因为你不了解,不属于这个圈子,而我们,也没想过要张牙舞爪的表明自己。挥个旗子有什么了不起,抗议游行又有什么牛逼?我男人和我五年了,我俩今天也挺好的,我们可能在国内没法领证,但我们俩大老爷们都腻歪这么久了,也不缺一张小纸片证明什么。

  听说了没,迪士尼要把《花木兰》改成真人版搬上荧幕了,木兰变配角了,男主变小白了。虽然一片反对抗议,但我完全能理解他们这种奇葩的逻辑——从小到大说起白马王子的时候,你脑海中的能是隔壁门房传达室坐着抽大前门的王大爷么?当满眼都是金发碧眼鼻梁高挺像希腊神像般的蓝孩纸时,比起每天撩着肚皮玩着撸啊撸戴着眼镜社交困难的小伙伴,你动不动心?

  本地的小鲜肉带你吃最地道的美食,和你介绍他的家人,带你领略他的成长环境,过最地道的节日,是不是想想就热血沸腾!深夜走在一起不用害怕自己的小个头招惹麻烦,外食从不担心点错菜品点单不专业,当然了,还能练练口语。

  在我开始发言前,麻烦各位先上车,谢谢。首先,我觉得无论是否各位是留学生,对跨种族情人都存在某种不可描述的误区,我指生理上。作为女性,我对各种族雄性第一性征器官都有所研究。

  实际上根据人类进化史,雄性人类根据人种祖先生存的物理环境分别有不同的下体进化表现——如最早生活在低纬度温暖地区的人类祖先无需考虑温度等客观条件,下体可以自由发展,我们称之为肉茎;至于生活维度较高,气温变化起伏大,冬季存在冻伤危险的雄性,在进化史上倾向于平时维持较小体积形态,必要时通过海绵体充血完成生殖可能,否则巨大的肉茎极可能在寒冷环境下受损,我们称之为血茎。所以对于size的偏见性猜测多是出于无知,并非说“白软黄短黑大炮”是无稽之谈,但仅根据非性兴奋时的外观特征简单粗暴的大谈种族性优势是目光短浅的。

  至于留学生是否找跨种族恋人,我觉得任何怀有好奇并出于条件允许想近水楼台找一个小白小黑恋人都实属正常。但每一个认真对待感情并非一炮泯恩仇的感情,起点都一定不是种族这种显而易见的特征。

  我爱你,是因我爱和你在一起时的自己,又与你何干?想找跨种族情人,谁不想?想好好爱一个人,那就与这些统统无关。

  我有非裔恋人,并不觉得肤色是个很大的问题。我和她刚开始时也是派对上认识的普通朋友,而在接触的过程中渐渐对对方产生兴趣,感觉志同道合彼此合拍,才最终决定建立恋人关系的。

  作为留学生,我们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不同种族的人,生活在更平等的环境下,更容易不戴有色眼镜的和人相处。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一般留学生在此问题上更具宽容性的原因——因为我们有更多的渠道去了解一个人,而不是通过看一眼长相顺不顺眼就草率决定的。我身边朋友中,有较深肤色恋人的也不少见,有些人刚开始只是好奇,有些人则纯属用下半身思考,但更多的朋友是在了解中对对方的性格人品产生共鸣才决定“牵手成功”的。

  甚至据我所知,还有一位学长真的迎娶了自己的“黑美人”女朋友,两个人目前非常幸福,也有了爱的结晶,时不时还会在朋友圈秀个恩爱,和天下所有的有情人并无差别。非议在所难免,但我们有自由,去与我们爱的人生活在一起,无论他/她来自何方。

  正方,请在胡说八道之前打个草稿,骨灰拌饭前把米煮熟,与时俱进了解一下国内情况再BB,好么?首先,欢迎你来我大广州,满街晃悠的非裔朋友会比你在国外一年里加起来见过的都多。唔信嚟辩!

  就算在国内,你也会有足够多的机会接触到不同种族的人,尤其是现在祖国山河一片红,改革开放形势好,国门早就打开了,你当还是当年就就你一个人能走出去剪大辫子的年代啊?

  走出去引进来,祖国母亲富饶美丽,全世界人民都涌进来寻找神奇动物在哪里寻找海贼王的宝藏金坷垃了!非洲农业不发达,我们都要帮助他,非裔兄弟更是积极,呼啦啦乌压压一堆一堆的黑爸爸们都来建设社会主义了呢!

  我觉得你所谓的条件决定视野不无道理,但国内也是风景独好,谢谢!其次,我们对较深肤色的朋友也很宽容——作为一个单身狗,看着身边胸大腿长不粘人的漂亮姐姐跟着黑哥哥们双宿双飞我的心疼的在滴血,巴不得找个漂亮的黑珍珠姐姐却话巴山夜雨好么?

  肤色不是问题,性别没有距离!什么宽容不宽容的,我就看不出有什么值得宽容的!两个胳膊两个腿儿,一个鼻子一个嘴!

  日报君采访了8位热心读者、同事和自由撰稿人,总结出正反两套观点,两种声音,只为抛砖引玉,听到你的声音。

  告诉我你的故事,让我听见你的困扰,日报君总在这里,我们相濡以沫,不离不弃。

当前网址:http://dojoizakaya.com/xingaijiaoyu/1782.html

 
你可能喜欢的: